邮箱登录:用户 @ZBM-OL.COM   密码
网站首页 | 进入内网
 
 关注淄矿 | 企业文化 | 淄矿新闻 | 人力资源 | 二级单位 | 留言簿 | 齐鲁云商 | 蚂蚁城 | 淄矿官微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散文>>正文
 
今日热点    
· 初冬印象
· 如沐春风
· 工友小韩
· 怀念老屋
· 陪伴
· 那年那人那事
· 母亲为我送棉衣
· 今冬雪来早
· 在雨中
· 冰糖葫芦里的爱
· 流年的光影
· 小小洗车行
· 亭口的面
· 矿山“音乐家”
· 吕家大叔
· 秋叶
苦菜情结
2018-04-08 方大公司 曹玉敏    (点击: )

    小的时候,每年春天,母亲都会早早起来到田间地头为我剜许多许多苦菜。略带苦味的苦菜洗净后,蘸甜酱或自制的五谷酱吃,那滋味让我终生难忘。
    初春时节,冬雪还未化尽,许多植物还不曾苏醒,向阳的地边上,不畏寒冷的苦菜早已伸出了胳膊,舒展开了腰身。每当这时候,母亲便开始踏遍山野去剜那一棵棵令我垂涎的苦菜。母亲将大半天剜来的小半筐苦菜认真择完,放到清水里洗净,再用小盆端上饭桌,馋嘴的我一顿会吃掉一大半。
    母亲也会用苦菜做渣豆腐,并在里面放上南瓜,等我放学回家吃。
    如今,离开了老家,离开了母亲,搬到了城里,也就很少能吃到老家的苦菜了。
    居住在老家的母亲,都快70岁的人了,却总也闲不下来。因舍不得离开土地,她每年总会种一些庄稼。我不忍心看母亲劳累,总会趁休假时间帮母亲干些力所能及的活。
    去年国庆长假,我又一次回到了老家。帮母亲掰完玉米后,再割玉米秸。烈日当头、汗流浃背、头晕目眩,我机械地割着。母亲蹲在地里,一个一个地拾玉米:先把它们拾成堆,再装到袋子里。母亲老了,我看到她常停下手头的活儿,努力地伸直腰身,用力地捶打自己的腰背。
    还不到12点,我已感到疲乏无力,饥饿感也强烈起来,便与母亲商量吃饭。母亲说不饿,让我先吃。
    我赶忙解开捎饭的包,里面有母亲蒸的馒头,几个月饼、苹果,菜是五花肉炖芸豆。我不在乎什么饭菜,坐下便大口地吃起来。吃下半个馒头,抬起头,又喊母亲过来吃饭。母亲犹豫了一下对我说:“你不是喜欢吃苦菜吗?上面人家晚谷地里可能有苦菜,去看看,拔点吃吧。”一句话提醒了我,我放下半个馒头,爬上了地边的石堰,来到了那块谷地。此刻,谷子已收割完,而谷地里一簇一簇的苦菜,似乎在微微秋风中向我招手。我立刻蹲下身,快速地拔起苦菜来。因没带工具,拔出的苦菜好多都不完整,还弄得满手汁液。
    不知不觉到了地头。又看到许多嫩嫩的、长长叶子的苦菜,其中一棵是短叶的老苦菜,因为味道苦,不适宜吃,但颈上却有朵小花开放,黄黄的,像极了母亲的笑脸……
    如今,又到了吃苦菜的时候。只盼着休假时再回到母亲身边,再吃一碗母亲做的苦菜渣豆腐,再感受一次老家浓浓的泥土气息以及母亲深深的爱。

上一条:楼前有花曰海棠
下一条:我的矿山姐妹
关闭窗口

 

 

友情链接:

山东能源淄博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

网站邮箱:zkwgzx@163.com鲁ICP备15002912号

您是第
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