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箱登录:用户 @ZBM-OL.COM   密码
网站首页 | 进入内网
 
 关注淄矿 | 企业文化 | 淄矿新闻 | 人力资源 | 二级单位 | 留言簿 | 齐鲁云商 | 蚂蚁城 | 淄矿官微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散文>>正文
 
今日热点    
· 大年夜里的思念
· 过 年
· 北街的羊肉泡
· 儿时的年味
· 赶年集
· 过年二三事
· 孝心
· 挑战
· 遥远的雪
· 记忆中的二爷爷
· 俺“水哥”
· 父亲的退休生活
· 雪地捉麻雀
· 妈妈做的腊八蒜
· 那年腊八
· 小镇变迁记
过年二三事
2018-02-12 张乃水 来源 新淄矿报    (点击: )

    小的时候,在乡下老家过年,那淳朴的乡情和浓浓的年味,现在想起来仍倍感亲切。

蒸年糕

    一进腊月门,村里那几盘搁置已久的石碾便开始昼夜不停地忙活起来,家家户户争先恐后地碾蒸年糕用的米粉。我们村有700多户人家,每年光碾米粉就要碾到年跟前。因此,一进腊月,母亲就会早早地去排队。
    推碾可不是个轻快活,米少的要推四五个小时,米多的得推大半天。石碾有二三百斤重,瘦小的母亲推起来有些吃力,因此,母亲排队的时间大多选在傍黑天,那样我和大哥放学后就能帮助母亲推碾。记忆中,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,石碾的周围总有扎堆的大人和凑热闹的孩子。
    那时家里穷,母亲一般在腊月初十后才开始蒸年糕,怕蒸早了被我们早早吃完。母亲手巧,蒸出的年糕也与众不同,有绿豆味的、有山楂味的、有耙豆味的,每个年糕的顶上都有一个红红的大枣,吃到嘴里香喷喷、黏糊糊、甜滋滋。

杀年猪

    乡下农村几乎家家户户栏里都养着一头猪,等到年底了好杀掉犒劳一家老小。那时候养猪成本低,夏天小孩子放学后去拔猪草,冬天坡里没青草了就用刷锅水拌上地瓜秧磨成的饲料喂猪,条件好的掺些麸皮,一年四季猪几乎吃不到粮食。
    一过小年,屠夫王老三便成了“香饽饽”,东家吃了西家请,整天嘴上油嘟嘟的。每次杀猪,我们这些小孩子都好奇地围在周边看。王老三杀猪确实有一套,干净麻利、力气大,从不用别人帮忙,两袋烟的功夫就将白花花、鲜亮亮的猪肉给挂在架子上。然后,村里乡亲、左邻右舍那些家里没杀猪的都来买。你三斤,他二斤,买肥肉的多,买瘦肉的少,图的是能多炼点猪油。
    那个年代,家里日子过得紧巴,能赶上年底杀个肥猪是全家人期盼的事,猪肉吃起来也格外的香。

炸年菜

    我们家炸年菜一般在腊月二十九晚上,母亲和奶奶扎着围裙在炉子前一边炸菜一边拉家常。我们姐弟3人往往是这天中午就很少吃饭了,就等着晚上吃炸货。那时候家里没有电视,我们也没了困意,一个劲地在屋里打闹。母亲和奶奶看在眼里,心照不宣。“一年了,孩子们都馋得慌,今晚就让他们吃个够。”慈祥的奶奶对母亲说。“没个家教还成?都吃了过了年咋待客?”母亲头也不抬地答复奶奶。说归说,每锅炸出来的新鲜菜,母亲和奶奶都会不约而同地用筷子先夹给我们吃,炸肉、炸藕合、炸绿豆丸、炸鱼……凡是炸的菜都让我们尝个遍。菜嚼在嘴里感觉比现在的山珍海味都香。那年代,我们感觉过年真好。
    岁月流逝,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而儿时过年的一景一幕却永远印在我的心里,是那么的亲切、温暖。

上一条:赶年集
下一条:孝心
关闭窗口

 

 

友情链接:

山东能源淄博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

客服电话:0533-114
网站邮箱:zkwgzx@163.com鲁ICP备15002912号

您是第
位访客